咸鱼森正在和理综厮杀

高三了!要好好学习不更新嗷
没有绑手机号所以不能愉快的评论
段子,同人,偶尔写原创,热衷欢脱向,正经不起来
大本命是镜音双子
凹凸世界,王者荣耀,宝石之国
雷卡,约策
嘉艾,瑞金,西汉组,铠花双兰
脆皮,冬巡

我愿意一直喜欢羽生结弦,我希望我的心能一直停留在心动的那一刻。
于是我会无比痛恨我的三分钟热度,我想喜欢他久一点♡

明世隐摆摊占卜赚钱,公孙离杨玉环街头卖艺赚钱,弈星下棋不花钱,裴(赔)擒(钱)虎赌博输光钱。
尧天真是个不容易的组织。

(五)每当大人说话不算话该怎么办
*现代paro,年龄操作
*久违的更新,段子选手的自我证明x
*标题瞎起,和正文基本没有关系

今天是周六,花木兰又又又又要加班了。
  于是玄策心心念念的游乐场计划第n次化为泡影。
  在告知兄弟俩前花木兰是做足了心里准备,毕竟答应好了的事迫不得已又毁约,怎么着都是良心过意不去。
  正当花木兰斟酌词措时,守约打算出门买菜,玄策屁颠儿地跟在后面。
  守约等着玄策把鞋穿好,并跟花木兰打了声招呼。
  “木兰姐,我去买菜了,很快回来。”他脸上的笑容就给人十分可靠的感觉。

  最终花木兰深吸一口气,坐起身来也走到门口。
  百里守约看出她有话要说,便仰起脸等待着。
  花木兰没法看着那双认真的眼睛,视线四处游离。
  “呃……”她艰难的开口“今天吧,我加班,中午和晚上都不回来,守约你要照顾好弟弟。”
  不知第几次说出类似的话,花木兰尽量避开“游乐场”的字眼。
  花木兰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最开始也是直接告知,但小孩子失落的眼神实在让她不忍。
 
  懂事的百里守约很好的将失望之情掩藏在眼底,他对那些游乐设施并不很感兴趣,他只是期待像一家人一样一起出门玩。
  而百里玄策听明白后鞋都没穿对就蹦了起来。
  “说话不算数!”像只小狼崽气鼓鼓的炸毛了。
 
  “下班我会带点心做补偿的……那么我先走了。”她知道在多说些什么也没用。
  花木兰犹豫了一会,将门虚掩上走了。
 
  屋里静了会,玄策愤懑地用穿错鞋的右脚踢了下凳子。
 
  “玄策。”守约的语气有些责备弟弟的举止但自己也确实觉得有些好笑。
  他把玄策拉过来,让他在椅子上坐好,然后便蹲下身来,帮玄策把两只鞋脱下来。守约的手不像同龄孩子那么有肉,手指修长,骨节也较为清晰。守约把鞋口拉开,套在玄策的脚上,并将搭扣扣好。
 
  确定钥匙和钱都带好,守约牵起玄策肉乎乎的小手。
  “玄策。”
  “嗯。”
  回应声淹没在沉闷的关门声中,守约知道弟弟的心情并不明朗。
 
  “木兰姐要工作,这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应该体谅她。”
  “嗯。”
  漫不经心的回应。
 
  玄策还小,他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其他的并不想理解。
 
  两个人便默默地走着。
  小区很大,因此也有一些便利店和小超市,菜市场也配置在内,居民不需要出去就能置办生活用品等等。
 
  正是人多的时候,人声嘈杂。
  守约把玄策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曾经,他以为当他的手松开后他便再也找不回玄策了。
  幸好……
 
  倏地,玄策拽住了他。把他从回忆的沼泽中拉出来。
  “怎么啦?”守约柔声问。
  玄策低着头,别扭地样子让守约忍俊不禁。他蹲下来,笑着摸摸玄策的脑袋。
 
  玄了策含含糊糊地说:
  “哥哥,抱我……”
  声音越到后面越小,但守约听的一清二楚。
  他眼角带笑。
  “好,哥哥抱你。”
 
  守约张开手臂抱起玄策。玄策个头小,不是很重。守约也喜欢抱着玄策,不止因为玄策身上软乎乎的,他认为这样能给玄策带来安全感。
 
  “抱着你我还怎么买菜呀?”守约半开玩笑的说。
  他停在小摊前,挑着那些整齐摆着的色泽光亮的青椒。
 
  “玄策会帮哥哥提菜,哥哥能买菜的。”玄策把脑袋埋在守约的肩膀上。
  说话时声带的振动传到守约身上,似乎这样的共振也传达了玄策的心声,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就是不想让守约把自己放下来。
 
  “是是,玄策能帮哥哥,很乖。”
  玄策的额头在守约的肩膀上蹭了蹭。
 
  守约将几个青椒递给老板娘。老板娘是个宽厚的人,两只手上有许多茧子,应该是长年劳动所致。
  她爽朗的笑着说:“小朋友真懂事啊,我在城里可真没见过你这样老成的孩子。这是弟弟吧?不仅买菜还照顾小的。”
  “嗯,顺便还包了做饭。”守约笑着和老板娘攀谈。
 
  老板娘称好青椒,放进守约的菜篮子里,又挑了根胡萝卜一并放入。
  “你这孩子我看着就喜欢的很,就是根萝卜,可别跟大婶客气了。”
  守约连忙道谢。
  怀里的玄策动了动,犹豫了一下,细声细语的也说了声谢谢。
  那老板娘夸了玄策什么,守约没听清,当他回过神来,已经走向别的摊子了。
 
  玄策不爱与生人接触,他能主动的说句话,已经让守约很高兴了。
 
  笑容一直停留在守约的眼角,在旁人看来都有些诡异了。
  玄策抬起脸,问道:“哥哥不觉得脸很僵吗?”
  “不会啊,我是真的很高兴。”
 
  一根胡萝卜和两个青椒在玄策的要求下被他抱在怀里,玄策沉默了会儿,说道:“我要下来。”
  “哈哈,哥哥不累,没关系。”
 
  “不,”玄策睁着大眼睛“哥哥从来都不把辛苦和难过说出来。”
 

 
  “滋……”锅中的油已经烧热,守约不需要用网上那些方法,凭感觉就能判断油温是否恰到好处。
 
  当炒好的肉从锅里铲出来时,香味也把玄策勾了过来。
  守约把筷子上夹着的一块肉吹了吹,送进了玄策嘴里。
  “好吃!”玄策咧开嘴,露出小虎牙。
  不能去游乐场的事已经被抛之脑后了。
 
  守约只炒了两个菜,足够两个人吃了。
  他把白菜夹进玄策碗里,玄策此时也就像地里发黄的小白菜,蔫了。
  “不能挑食。”
 
  玄策用勺子戳了戳碗里的白菜,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哥。”
  “我想许个愿。”
 
  守约被逗乐,又没过生日也不是什么节日的,许什么愿。
 
  玄策没搭腔,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有模有样的。
 
  百里守约不知道弟弟许了什么愿望,但此时,他在心里想到,他是幸运的,失去归宿的他得到了庇护所,他的生命中重新有了家的概念,他是十分感谢花木兰的。
  而同时他也认为,如果弟弟不在的话,哪里都不能算作家啊。
 
  就像这样普普通通的,一直在一起吧。
  百里守约也许下愿望。
  他希望玄策也是这么想的。
tbc
——————————————————————————
——————————————————————————

预计两章完结,本来应该是加上这章,结果写着写着完全偏离了最开始想写的东西。我个不写大纲的(°ー°〃)
然后这篇已经根本不欢脱了,也许和最近心情不好有关。。。

于是再没有冬天
因为,没有你
这个季节称不上冬

【姐弟的搞事日常】

(二)暴风雨前
*证明我还活着x
*因为各种原因存稿没了所以这篇是凭着记忆写的,控制不住,算是我写的很长的一篇了(段子选手的突破xxx)
* 艾特小天使,谢谢喜欢ヾ(✿゚▽゚)ノ@澄欢曦下

  “啊?你要转班?”
  江语晨早上一来就说了要转班的事,真是猝不及防,赵翼云和张昭都是懵逼状态。
  “没事呀,反正还在一层楼嘛。”
 
  “那你走了就别再回来!”赵翼云故作悲愤地说。
  “不行!我还是离不开你!”江语晨演戏演到底,仿佛挽留对象般去拽赵翼云。
  “我没你这个儿子!”
  “滚哦!?”江语晨作势要掐赵翼云脖子。
  张昭的神情有些紧张兮兮,说道:“你们注意点,有女生在看。”
 
  本来两人毫不在意,女生看就看,哥长得帅。是钢铁直男了。
  然而随意瞥了那边一眼,却发现看他们的正是班上几个腐女。
 
  正所谓腐眼看人基,江语晨和赵翼云平时算比较亲密的,勾肩搭背,搂搂抱抱倒是都做过,已经成为班级腐女心中最甜的cp。
 
  几个女生在一旁捂着嘴,手掌遮着近乎滑稽脸的笑容,时不时偷看几眼,嘴里嘀咕:
  “又发糖又发糖!入了晨翼根本不会闹饥荒!我还要担心会不会长蛀牙!”
  “翼晨翼晨!这还不是家暴现场嘛!”
 
  此情此景,两人不得不意思意思停手以证明自己笔直如钢尺。
 
  “不过转班以后,再怎么样也不能像现在这样了啊……”
  张昭冷不防冒出这一句,空气突然安静,几个人都没话说了,各自悻悻回了座位。
 
  玩球,被他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在意了喂!
 

  ————————————————————————
  江语晨下午就转班了,班主任把他安排在江雨诗后面。
  江雨诗班上人数本来就不够年级平均的人数,多了几张桌子,正好江雨诗后面有空位。
  “满意了吧?”江语晨说。跟着班主任进来的时候被无数双眼睛盯着看,让他有种动物园里的猴子的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你还会不好意思?”江雨诗嘲讽他,顺便翻个白眼。
 
  这几天江雨诗老往班外跑正是为了这件事。
  他们母上大人认为双胞胎待在一个班天经地义,不在一个班仿佛有失道德常理,各种找年级主任找班主任,事情是办妥了,可是江语晨本人却不同意。
  “和她同班十几年了腻不腻啊!”江语晨的原话是这样的。
  于是江雨诗从家里威逼利诱到学校,各种骚扰,有次在路上烦的江语晨加了速先飚到学校,放学也不管江雨诗,江雨诗气得一天不想理他。
 
  最后江语晨实在是拗不过母上和老姐,老实转班。
 
 
 
  周舟用手肘戳了戳江雨诗,挡住嘴巴凑到她旁边问:“他是你奔着结婚去的青梅竹马吗?你们很有夫妻相呀。”
 
  长得像就叫夫妻相吗?!长得像的第一反应为什么是夫妻相啊!
  江雨诗还没来得及发作,江语晨率先开口:“请不要误会,虽然有情人终成兄妹,但我们的确是如假包换的双胞胎兄妹。”随即又挂上标准的邻家大哥哥笑容,可信度之高让江雨诗忍不住翻一个大大的白眼。
  江雨诗暂时放弃吐槽周舟清奇的脑回路,给江语晨脑门一个巴掌,纠正他的胡说八道:“别听他乱讲,我比他大,我是姐姐!”
  江语晨捂着脑门,嘟囔着:“你才大我十分钟,有什么区别?”
  “这十分钟就是区别呀。”
 
 
  下午有节班会课,班主任突然要搞什么新学期自我介绍,随机点一些同学上来介绍自己。
  “那就新转来的江语晨同学第一个吧。”
  江语晨心里咯噔一下,长叹一口气。
  江雨诗给他打气:“没事,发挥你臭不要脸的特长就好!”
  如果不是大庭广众的,江语晨就要打回去了。
  他僵硬的走上台,全班的目光追随着他,他深呼一口气,尽量保持镇定。
  “呃,我是从xx班转来的,江语晨,多指教了。”说完正要下讲台,被老师拦住:“兴趣爱好呢?”
  我的妈呀,要不要这么正经啊?
  心里喊完他又返回去,余光瞥见江雨诗在捂嘴偷笑,瞪了她一眼。“会点技术,就技术宅那种。p图剪辑,玩的这些。”
  “哦对了,英雄联盟钻石段位。”台下果不其然一阵惊呼,也不乏一些笑声,同时也有质疑声。
  “哦?那倒时候比比不就知道了?”随即勾起一个自信的微笑。
  江雨诗突然看见班上几个女生花痴的看着江语晨,心里一阵不爽。
  同玩LOL的周舟问道:“你弟真这么厉害?技术比滔哥好吗?让他带我上分呗!”
 
  江雨诗无奈地说:“他就是爱装逼,到时候丢脸丢的很难看的。”
 
  班主任打断他:“行啦,你们这些男生讲到游戏就停不下来。”

  江语晨心情大好的走下讲台,走过江雨诗旁边是被故意拌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班上一阵闹哄哄的笑声。
  江语晨红着脸坐回位置上,气急败坏地说:“哪有你这样的姐姐!”
  “得意忘形。”江雨诗头都没回的说。

【姐弟的搞事日常】

*我爆哭啊啊正文就是发不出去啊老伏特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番外丢出来
[同学番外]
1.关于赵翼云的名字,很多人都会联想到赵云,包括江语晨。
赵翼云如是说:我能怎么办?我爹妈都痴迷历史尤其是三国,当年要不是他们觉得太招摇我就真叫赵云了!
江语晨说:他们应该是觉得你会丢人赵子龙的脸吧。
赵翼云:还是好兄弟吗?
江语晨:为我们虚假的友谊干杯,塑料兄弟花。
这段对话让江雨诗知道后,她不禁对“兄弟花”这个词感到纠结。她觉得这个词听起来就像“兄贵”的感觉一样。
“噫。”

2.周舟在她的英语本上涂了草莓胖次这件事轰动不小(←竟敢在班主任前造次)以致班上几个男生大胆地来找她聊xxoo,结果都被周舟和江雨诗怒怼了回去。
周舟:他们好烦啊,下次我在他们本子上涂bra好了
江雨诗:不是,你……(我该怎么劝她)
周舟有时说出的话实在令人震惊。

3.赵翼云爹娘都喜欢历史,可是每次都从历史课开始睡到打下课铃。
他本人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想好好听课啊,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其爹娘气急败坏:这臭小子哪怕一点书生气息也没有!怀疑究竟是不是亲儿子!

4.感情细腻如张昭,他的心底柔软的能被一根小刺儿扎的生疼。
友情对他而言,就像是小时候最爱吃的水果糖,一颗颗放进玻璃瓶中宝贝的不行。
毕业对他而言,就像撕裂的伤口。他守旧,维系现状,不愿让这些事物离开。
与江语晨的友情也是,好不容易建立起来,转班的事和毕业差不多。
赵翼云这个大老粗都不得不跟着莫名地忧郁起来。
几人刚相识时,江语晨和赵翼云觉得这样心思细腻且敏感的人也许生在单亲家庭里,可事实上他家庭完整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健在。
也许是被家里人捧在手心里才如此。被家里当小公举养的男生倒也少见呢

【脑洞】走在迟到的路上

*一年多前想到的梗,最近改了一下发出来_(:_」∠)_
*呃呃又改了一下

  1.庄周,关羽,成吉思汗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啊不,走在上学路上。
  有坐骑赶路踩点也是无所畏惧的。
  并且庄周还是边赶路边睡觉的那种,走路什么的交给鲲就好了让我补个觉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早睡晚起路上也睡还会在上课的时候神志不清。
  然关二爷似乎怎么看都不像个需要上学的人,除非万年留级。
  待二爷胡子及地,让他毕业可好。(不对)
  不过最大的问题还是学校禁止携带宠物,就算到了校门口下了坐骑结果并不能跑怎么办(尤指庄周)。
  2.小乔的方式是比较暴力的,见人就舞一扇子,跑的可快了。
  3.虞姬和孙膑表示毫无压力,只需开第二技能。
  而孙膑还可以为周围同样快迟到的朋友们加速,真是上学路上不可多得的好伙伴。
  4.庄周也可以帮助同伴们不迟到,长了翅膀说不定还能飞呢(雾)
  5.如果大乔早到她的大真是世界福音,可惜她自己也是个踩点的。
  作为偶像派的代表人物,时刻都要保持淑女形象,所以出门前一定要花上大量时间整理仪表,虽然打扮的再好看也不能在仪表上加学分。
6.路上遇到大乔也还是有福利的,除了被动,再放个鲤鱼,就跟飞起来一样了。
  只不过为了这个福利经常有人在一旁大打出手,毕竟能加速的只有一人。
  同时也得小心,如果(打架的时候)惹火了乔姐,放个小圈分秒钟让你在迟到的路上越走越远。
  7.韩信在路上磨蹭太久,回过神来已经快迟到了,他连忙开启了韩跳跳模式,跑(tiao)的贼快,当他快要胜利时一个不小心用错技能,往后跳了……一夜回到解放前啊。
  韩信:我离不迟到只差一跳。
  8.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李白身上,眼见着快迟到的他连放两次位移踩着点进了门,而得意洋洋的他却不小心再次使用了位移……
  李白:我离不迟到只差一次位移。
  9.最方便的还是刘邦,找个已经到学校的开个大就传送过去了,所以刘邦大概是个喜欢赖床的人。
  不过有次他迷迷糊糊的起来,还有三分钟上课,吓得他忙对向来早到学校的张良开大。本来还在庆幸的刘邦察觉到张良复杂的眼神后低头一看。
  mmp老子忘换睡衣了!
  10.某次学校举办化妆舞会,打扮成德古拉的刘邦觉得时间紧迫并且想要来一个酷炫的出场,连忙把大开。
  学校里,姨妈红从天而降淋在张良头上,尽管此前他预感有倒霉事发生,但是姨妈红淋的这么突然吓(qi)得他抄起牛津词典就往刘邦头上砸。
  11.阿轲兰陵王以及鬼谷子表示即使迟到了也没关系,隐身偷摸溜进去就好。
  学生会:咦那个红色的是啥?
  学生会:咦我怎么惊讶得头上都冒出了感叹号?
  学生会:鬼谷子回来我看到你了!
  12.夏侯惇快迟到了,他看见了快到校门的曹操,一个钩子飞过去正中目标,然后两个人一起迟到了。
  13.在离上课还有几分钟时,一般能看到的情景是,亚瑟把盾挡在身前发起冲锋,百里玄策像套马的汉子一样甩着飞镰,李元芳二技能位移,狄仁杰踩到飞刀的刮痕减速。
狄仁杰:我扣你工资!
  14.门卫大爷:钟馗。
  “那几个偷摸要去上网的小崽子给我回来!”说着甩出钩子把去上网的给钩去教务处。(等等这个跟上学迟到有什么关系)

[娱乐向,不要较真哇]

【百里的幼驯染】

(三)和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徒弟吧!

*现代paro,百里兄弟幼体设定,ooc有
*久违的更新,我不会说这是暑假码好的现在只是改一下而已x
*幼儿园这篇有点长,码字刹不住车了嗷
*幼驯染这个词用在百里兄弟身上好像不太对,作为起名废实在想不出别的名字将就吧orz
*废话依旧很多,文笔依旧没进步呜哈哈哈哈(被打)

  百里玄策要去上幼儿园了,同时百里守约也要去上小学。
  在幼儿园大门口玄策死死地抱住守约,整个人像挂饰一样吊在守约身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呜呜呜呜,我不要去幼儿园嗝……我不要和哥哥分开……呜呜呜嗝”
百里守约心疼地抱住自家哭的打嗝弟弟。百里玄策一个劲儿的在他身上蹭,鼻涕眼泪都粘在了守约的衣服上。

  百里守约向来拿弟弟没有办法,玄策哭成这样,如果可以,他是真的想陪着弟弟一起去上幼儿园。

  花木兰无奈,对玄策耳语:“你哥也要上学,听说他的老师很严,迟到了要打手的,拿竹条抽呢,很痛很痛的。”胡说八道地骗小孩。花木兰没怎么接触过小孩,连扯个谎语气都僵硬的不得了,只好用故作严肃的表情凑数。

  在关于哥哥的事上都很好骗的玄策听完惊恐地松开守约“哥哥你快去上学!玄策不闹了,玄策不要你被打!”虽然终于愿意去学校了,但是也哭的更厉害了。
  上个幼儿园像是生离死别似的,百里守约心疼死了。
 

  花木兰打了个电话。
  幼儿园的园长是她以前的同学,她把玄策放他班上也放心。
一看时间百里守约也快迟到了,她让玄策在门卫室等一个紫色长发的男人,就先带守约走了。
玄策低头抓着裤子,咬着嘴唇。
 

“百里玄策……是吧?你好,我是你的老师。”高长恭在玄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
“唔哇!”玄策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哭得肿的像核桃的大眼睛紧盯着高长恭。
高长恭脸上挂着笑容,本来应是亲和力max,而被玄策看在眼里却像是个人贩子。
  玄策心想这个可怕的男人如此悄无声息必定是因为会隐身术!

百里玄策,重度中二病患者。
 

玄策对待陌生人很凶,凶的就像一只小狼崽子。如果不是花木兰描述的特征,玄策这会儿也许瞪着眼睛就逃走了。

但是孩子毕竟是孩子。
小孩子玩开了以后都是没心没肺的。
玄策刚刚还哭死哭活,现在已经和一个扎着马尾的银发小女孩玩起来了。
只不过是区别对待,大概是因为这个叫露娜的女孩和他一样有个哥哥吧。
 

  高长恭竭尽所能的又是零食又是午饭的红烧肉的跟玄策混熟了以后,逮着机会对玄策说:
“玄策,我看你骨骼惊奇,我要把我的毕生绝学传授给你。你就拜我做师傅吧!好不好啊?”高长恭弯下腰,捏了捏玄策软乎乎的脸蛋。
“真哒!那——那我是不是能学隐身术啦!”玄策一脸期待的望着高长恭。
“哈?隐身术,什么隐身术……应,应该是可以的吧。”高长恭原本只是想套近乎,在玄策blingbling的大眼睛的注视,顿时有点心虚起来。

 
  来说下高长恭,作为一个幼儿园的园长兼老师,他致力于站在孩子们的角度思考问题,以及以孩子的方式与孩子们相处。
长期如此,竟成为了孩子王。于是他给自己起了个封号叫兰陵王——看来他也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中二病。

【百里的幼驯染】

(四)约饭吗?我家的小朋友烧得一手好菜。

双更达成✔

*现代paro,ooc有
*幼化的百里兄弟
*约策向,铠花,双兰有
*没有写错序号就是四,三是写玄策上幼儿园,但是越写越不对拉都拉不回,最近也没有时间再改了。
*文中没有序号也是因为少一章没写完……

  平时宁愿在公司里加班能不回家就不回家的花木兰,除非有急事,居然会按时进屋。
因为家中有了等待她的人吧……

  或许她只是想吃百里守约做的饭。

  “喂?高长恭。今天请你去我家吃饭。”
电话那头的高长恭脸上出现了极其复杂的表情,一时说不出话来。
“啧,干嘛不出声啊?放心啦,不是我做饭,家里有个厨艺超好的小孩呢!”
“好。”高长恭答应了以后突然发现哪里不对,玄策总不可能会做菜吧,在挂电话前赶紧吼了一句。
“不是,等等,你雇了童工?!”此时高长恭脸上的表情更加扭曲了。

  下班时花木兰堵住了铠。
“今天去我家吃饭不?”
“啊?又想不开啊,让我陪你炸厨房干什么。”铠把小激动藏在了心里。
花木兰朝他脑门就是一巴掌。“说什么呢,谁要和你炸厨房了。跟你说,我家里现在可有个做菜特好吃的孩子呢!就是叫你来尝尝。”
“什么?!你什么时候有孩子的我怎么不知道!”铠被吓得不知所措。
她不会早就结婚了吧我还没开始追她啊怎么办我的暗恋直接被扼杀在摇篮里了我……
花木兰一记手刀劈醒了铠。

  但是花木兰你现在和炫耀孩子的母亲有什么区别。

  “师傅师傅——”玄策小跑到门口,张开手臂迎接高长恭。
高长恭顺势把玄策抱起来,笑着说:“师傅给你举高高。”
突然,高长恭感受到一道锐利的目光刺过来,他不禁感到阵阵寒意。

  餐桌上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百里守约时不时就冲高长恭微笑。
看着正细心喂着玄策吃饭的一脸宠溺笑的百里守约,高长恭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错事……

  守约给每人做了一份土豆泥。
高长恭不安的吃了一口……
口腔里顿时充满了生蒜的味道。这味道又冲又辛。
这小子居然在土豆泥里加大蒜!
正当高长恭捂着嘴起身要去漱口喝水时,花木兰拉住他“喂,干什么?不好吃?”
高长恭欲哭无泪的转过头,一脸苦笑。“不是,我……很好吃很好吃。”
高长恭心里苦,高长恭不敢说。


·ps,铠是花木兰同事,高长恭是花木兰玩的很好的大学同学。
·pps,高长恭是幼儿园园长,玄策的老师,高长恭让玄策叫他师傅。这些在第三章里可是我最近没办法更。
·开学之后不知道还能更新么……担心这点于是在那之前赶紧把写好的发出来(๑´∀`๑)夸我良心(bushi)

【百里的幼驯染】

(二)您的好友——百里·厨神·伙夫·守约已上线

*现代paro,ooc有
*约策向
*中间本来想描写一下守约做的菜,但是这几天再补暑假作业就懒得去想了。。。

9.百里守约买了菜回来二话没说起了炉灶,小小的身影在厨房里忙来忙去,让家里厨房如同摆设的花木兰深感敬佩。
“想我上次进厨房差点没把厨房炸咯。”她感慨地说。

10.花木兰一直是一个人住的,原来这房子对她来说还有点大,接了这俩小孩过来,也刚刚好。
她平时工作也很少在家,为了安顿两个小孩请了调休。

11.空旷的房子多了活蹦乱跳的孩子,不再显得那么冷清了。
花木兰撑着下巴看着吃的太快噎住,不停咳嗽的玄策,和一边拍着玄策的背,一边叮嘱着慢点吃别着急的守约。
也许会有个新的开始。她在心里想着。

12.菜还没盛出来,花木兰就拿着筷子往锅里夹。
“离家太远会忘记故乡……但是你却让我记起,这就是家的味道啊!”
花木兰吃了守约的菜以后突然变得文艺起来,先不说吟诗一首,还深情地握住百里守约的手说以后的伙食就交给你了,然后抹了把老泪。

13.其实花木兰也是自己做饭过来的,至于为什么还能做出一盘黑色的鸡蛋来,大概是味觉迟钝或是吃习惯了吧。
所以也没想过要精进厨艺什么的。

·这章很短,所以才想着要夸一下守约的饭凑凑数,结果……

【百里的幼驯染】

大概是番外福利?

*约策
*前几天烤好的小甜饼
*还在卡正文
*其实本来是放在正文里的,所以很短,想着还是放出来先凑个数假装更新x
*硬是把字数拼长了一点
*ooc有

“玄撤!酷爱去睡觉!”花木兰刷着牙,含含糊糊地催道。
“知道啦!”玄策关掉电视,咻的跑回了房间。
玄策跳上床钻到哥哥的怀里,脑袋蹭了蹭哥哥的脸颊。
守约笑了笑,把正看着的烹饪书合上放到一旁,掖好被子后搂住了玄策软软的身子。
小小的身子紧紧挨在一起,彼此的呼吸轻轻喷在对方脸上,连心跳声也听的一清二楚。
“晚安玄策,好梦。”守约一如既往地在玄策的额上留下晚安吻。
“嗯,哥哥晚安。”玄策甜甜地笑着,又往守约身上挤了挤。

好像谁也无法将他们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