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森正在和理综厮杀

高三了!要好好学习不更新嗷
没有绑手机号所以不能愉快的评论
段子,同人,偶尔写原创,热衷欢脱向,正经不起来
大本命是镜音双子
凹凸世界,王者荣耀,宝石之国
雷卡,约策
嘉艾,瑞金,西汉组,铠花双兰
脆皮,冬巡

我愿意一直喜欢羽生结弦,我希望我的心能一直停留在心动的那一刻。
于是我会无比痛恨我的三分钟热度,我想喜欢他久一点♡

(五)每当大人说话不算话该怎么办
*现代paro,年龄操作
*久违的更新,段子选手的自我证明x
*标题瞎起,和正文基本没有关系

今天是周六,花木兰又又又又要加班了。
  于是玄策心心念念的游乐场计划第n次化为泡影。
  在告知兄弟俩前花木兰是做足了心里准备,毕竟答应好了的事迫不得已又毁约,怎么着都是良心过意不去。
  正当花木兰斟酌词措时,守约打算出门买菜,玄策屁颠儿地跟在后面。
  守约等着玄策把鞋穿好,并跟花木兰打了声招呼。
  “木兰姐,我去买菜了,很快回来。”他脸上的笑容就给人十分可靠的感觉。

  最终花木兰深吸一口气,坐起身来也走到门口。
  百里守约看出她有话要说,便仰起脸等待着。
  花木兰没法看着那双认真的眼睛,视线四处游离。
  “呃……”她艰难的开口“今天吧,我加班,中午和晚上都不回来,守约你要照顾好弟弟。”
  不知第几次说出类似的话,花木兰尽量避开“游乐场”的字眼。
  花木兰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最开始也是直接告知,但小孩子失落的眼神实在让她不忍。
 
  懂事的百里守约很好的将失望之情掩藏在眼底,他对那些游乐设施并不很感兴趣,他只是期待像一家人一样一起出门玩。
  而百里玄策听明白后鞋都没穿对就蹦了起来。
  “说话不算数!”像只小狼崽气鼓鼓的炸毛了。
 
  “下班我会带点心做补偿的……那么我先走了。”她知道在多说些什么也没用。
  花木兰犹豫了一会,将门虚掩上走了。
 
  屋里静了会,玄策愤懑地用穿错鞋的右脚踢了下凳子。
 
  “玄策。”守约的语气有些责备弟弟的举止但自己也确实觉得有些好笑。
  他把玄策拉过来,让他在椅子上坐好,然后便蹲下身来,帮玄策把两只鞋脱下来。守约的手不像同龄孩子那么有肉,手指修长,骨节也较为清晰。守约把鞋口拉开,套在玄策的脚上,并将搭扣扣好。
 
  确定钥匙和钱都带好,守约牵起玄策肉乎乎的小手。
  “玄策。”
  “嗯。”
  回应声淹没在沉闷的关门声中,守约知道弟弟的心情并不明朗。
 
  “木兰姐要工作,这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应该体谅她。”
  “嗯。”
  漫不经心的回应。
 
  玄策还小,他只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其他的并不想理解。
 
  两个人便默默地走着。
  小区很大,因此也有一些便利店和小超市,菜市场也配置在内,居民不需要出去就能置办生活用品等等。
 
  正是人多的时候,人声嘈杂。
  守约把玄策的手握的更紧了些。
  曾经,他以为当他的手松开后他便再也找不回玄策了。
  幸好……
 
  倏地,玄策拽住了他。把他从回忆的沼泽中拉出来。
  “怎么啦?”守约柔声问。
  玄策低着头,别扭地样子让守约忍俊不禁。他蹲下来,笑着摸摸玄策的脑袋。
 
  玄了策含含糊糊地说:
  “哥哥,抱我……”
  声音越到后面越小,但守约听的一清二楚。
  他眼角带笑。
  “好,哥哥抱你。”
 
  守约张开手臂抱起玄策。玄策个头小,不是很重。守约也喜欢抱着玄策,不止因为玄策身上软乎乎的,他认为这样能给玄策带来安全感。
 
  “抱着你我还怎么买菜呀?”守约半开玩笑的说。
  他停在小摊前,挑着那些整齐摆着的色泽光亮的青椒。
 
  “玄策会帮哥哥提菜,哥哥能买菜的。”玄策把脑袋埋在守约的肩膀上。
  说话时声带的振动传到守约身上,似乎这样的共振也传达了玄策的心声,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就是不想让守约把自己放下来。
 
  “是是,玄策能帮哥哥,很乖。”
  玄策的额头在守约的肩膀上蹭了蹭。
 
  守约将几个青椒递给老板娘。老板娘是个宽厚的人,两只手上有许多茧子,应该是长年劳动所致。
  她爽朗的笑着说:“小朋友真懂事啊,我在城里可真没见过你这样老成的孩子。这是弟弟吧?不仅买菜还照顾小的。”
  “嗯,顺便还包了做饭。”守约笑着和老板娘攀谈。
 
  老板娘称好青椒,放进守约的菜篮子里,又挑了根胡萝卜一并放入。
  “你这孩子我看着就喜欢的很,就是根萝卜,可别跟大婶客气了。”
  守约连忙道谢。
  怀里的玄策动了动,犹豫了一下,细声细语的也说了声谢谢。
  那老板娘夸了玄策什么,守约没听清,当他回过神来,已经走向别的摊子了。
 
  玄策不爱与生人接触,他能主动的说句话,已经让守约很高兴了。
 
  笑容一直停留在守约的眼角,在旁人看来都有些诡异了。
  玄策抬起脸,问道:“哥哥不觉得脸很僵吗?”
  “不会啊,我是真的很高兴。”
 
  一根胡萝卜和两个青椒在玄策的要求下被他抱在怀里,玄策沉默了会儿,说道:“我要下来。”
  “哈哈,哥哥不累,没关系。”
 
  “不,”玄策睁着大眼睛“哥哥从来都不把辛苦和难过说出来。”
 

 
  “滋……”锅中的油已经烧热,守约不需要用网上那些方法,凭感觉就能判断油温是否恰到好处。
 
  当炒好的肉从锅里铲出来时,香味也把玄策勾了过来。
  守约把筷子上夹着的一块肉吹了吹,送进了玄策嘴里。
  “好吃!”玄策咧开嘴,露出小虎牙。
  不能去游乐场的事已经被抛之脑后了。
 
  守约只炒了两个菜,足够两个人吃了。
  他把白菜夹进玄策碗里,玄策此时也就像地里发黄的小白菜,蔫了。
  “不能挑食。”
 
  玄策用勺子戳了戳碗里的白菜,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哥。”
  “我想许个愿。”
 
  守约被逗乐,又没过生日也不是什么节日的,许什么愿。
 
  玄策没搭腔,闭上眼睛,双手合十,有模有样的。
 
  百里守约不知道弟弟许了什么愿望,但此时,他在心里想到,他是幸运的,失去归宿的他得到了庇护所,他的生命中重新有了家的概念,他是十分感谢花木兰的。
  而同时他也认为,如果弟弟不在的话,哪里都不能算作家啊。
 
  就像这样普普通通的,一直在一起吧。
  百里守约也许下愿望。
  他希望玄策也是这么想的。
tbc
——————————————————————————
——————————————————————————

预计两章完结,本来应该是加上这章,结果写着写着完全偏离了最开始想写的东西。我个不写大纲的(°ー°〃)
然后这篇已经根本不欢脱了,也许和最近心情不好有关。。。

评论(8)

热度(27)